欢迎来到临澧新闻网!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 临澧新闻网 > 临澧文化 > 文史春秋 > 内容阅读

临澧姜知县抬轿的历史故事

2017-06-27 来源:  作者:

临澧县原名安福县。大约在清同治年间,朝廷给安福县派来了一位新任知县。据说,这位新知县姓姜。虽然出身低微,家境贫寒,但这姜知县自幼聪颖好学,饱读诗书,以致满腹经纶,文韬武略。参加朝廷科考,姜知县的考试成绩本来很是靠前,凭他的才华实力,按照一般惯例,本可以留在中央部门任职或外放当个五六品州官。但姜知县没有“背景”,没有关系,也没有到吏部去“打点”,于是便放到澧州府安福县这个不起眼的偏远小县当了个七品知县。

新官初来乍到,交接完毕,便正式上任理事。按照惯例,入乡问俗,先得熟悉情况。欲了解情况,一是查档案,看文书资料;二是听身边人介绍;第三,也是最主要的途径,就是亲自下去走访调查研究。讲到这里,就不得不先说说知县的交通工具了。

古时“官人”们的交通工具主要是“轿子”。提到轿子,这里面还有许多说道和讲究。轿子最早叫“肩與”,翻译成白话文就是“肩行之车”,是一种交通工具。轿子总体上又分官轿和民轿两种。官轿,顾名思义,就是专供官家们坐的。皇帝坐的轿子礼仪讲究更多,在此且不论。皇帝以下,不同品级官员则坐不同的轿子。一个特别明显的区别就是,官职越高,抬轿的人就越多。一般州官以上的官员多坐八抬大轿;而七品知县多为四抬。

说到抬轿人,也有很多“行规”甚至时下仍在流行的所谓“潜规则”。抬官轿的轿夫叫“官抬”。本来是抬官,为何却叫官抬?这就说不清了,反正自古以来一直就这么叫的。抬轿的都有一套相对固定的、有组织的班子。在这支队伍中,有轿夫,有轿头。轿头一般情况下是不亲自抬轿的,主要是联系“业务”,安排行程,指挥轿夫,并一路随时听差。官员乘轿外出时,轿头总是走在最前面,以便好随时听候当官的使唤。当官的轻轻一声“出发”,轿头就大喝一声:起轿!那叫便悠悠如飘。轿头喝一声“停轿”,轿夫们就立即大步变小,很“柔和”的停下来。吃官抬饭的轿夫规矩颇多,只要一入轿班,就要恪守几条规矩:不准吃生葱生蒜,不准左顾右盼,不准放屁更不准放响屁······。万一有屁要放实在把持不住,就高唱一声号子,把屁响掩盖过去。轿子着地,要前低后高,以方便当官的出轿。这个轿头,素质要求更高,更不是等闲之辈就可当得了的——要身强体壮,还要长得匀称,上得了台面,要耳聪目明,心灵口巧,要能统领协调指挥轿夫一班人,要有相当的学问和识见,因当官的往往要和轿头交谈,要问问一些情况,在这种情况下,轿头不仅要及时应答自如,还要掌握分寸和火候。说得不清楚,当官的没听明白;说得过多,当官的不高兴;特别是说了不该说的,这可就犯了大忌。所以轿头这碗饭也不是轻松好吃的。

这干官抬的,虽说是个苦力活,说起来也很下贱的。但这一行当却不是一般人想干就能干得了的。特别是轿头,一般往往是世家,有遗传,有经验,有套路,有人缘。这行当苦虽苦,贱虽贱,但收入还算稳定,俗话说,宰相家人七品官,这官抬也差不多,狗仗人势也罢,狐假虎威也罢,近水楼台先得月也罢,反正随当官的出去了也还吃酸喝辣,时不时还可捞得几个小费,社会上不少人还很是仰慕他们,一般达官贵人、富豪乡绅也都不敢得罪他们,既使坐轿的官人,也是很尊重他们的。

按照以往经验,新官上任不出三日就会用轿。可这姜知县来到安福县已经半个多月了,不仅还没用过一次轿,不拜名门大户,不拜顶头上司,甚至还一次都没有召见过轿头,就好象没这么回事,没这么个人似的。姜知县一直“鱼不动,水不跳”,可把安福县的轿头急得坐不住了。

安福县这轿头名叫裴仁。是官抬世家。他手下的这些抬轿的都是他的本家兄弟侄子们。裴姓人在这一带是大姓旺族。这裴仁也算是一条堂堂正正的汉子。这“裴家班”抬过多少任知县,没人去从头至尾认真统计,光这裴仁手里就已经抬过四任了,到姜知县是第五任。这么长时间了,新知县还没动静,这裴轿头不免又气又急。莫非新知县的三把火首先就烧我们轿夫不成?难不成他另请高明了,让我们兄弟们下岗吗?想到此,他再也坐不住了,就起身去县衙拜见姜知县。

听说裴轿头求见,姜知县忙不迭请进后堂,还亲自给裴轿头筛了一杯热茶,满脸堆笑,一个劲直陪不是:唉呀,裴师傅,真对不起,本县上任这么长时间了,也忙得顾不上去登门看望您了!万望裴兄海涵!

裴仁见知县这等笑容可掬,仁义有加,先自稍稍安心了,便试探着答道:老爷这样说真是折杀我也!小的本该及早来拜望老爷的。老爷,小的虽不才,但对安福县旮旮旯旯都清清楚楚的,对本县的风情掌故人事也都略知一二的,若老爷要下去察看,我等小的随时召之即来,来之能抬,绝对不会让老爷您有丁点儿闪失!

姜知县不经意的接着说:实不相瞒,我已下去过三次了。

裴轿头顿时大惊失色,迫不及待地问道:敢问那您是乘坐的哪家轿子呢?

姜知县笑道:有您裴师傅在这里,我还会坐别家的轿吗?本县是以马代轿呢。

裴轿头一听此话,心头稍感宽慰,但还是百思不解,狐疑的问道:老爷,历任官员下乡视察,名为体察民情,实则营造声势,夸官耀威。大人上任初始,却舍轿而骑马,无声无息的,着实令小的不解,官场上有些话小的不敢多嘴,老爷您应该明白哟。

姜知县这才为难地叹了一口气道:裴轿头的心情我理解,只是——只是本县——本县晕轿!

天哪!裴轿头一听这话,真就像五雷轰顶,一下子从头凉到了脚。居然碰上了这等晕轿的官员,不但自己砸了饭碗,连弟兄们也全都失了业,这可如何是好呀?姜知县似乎早已看透了裴轿头的心思,笑了笑,走到裴轿头身边,轻轻拍拍他的肩膀,说道:裴轿头,请你放心好了!本县知道,你们裴家世代在县衙行走,仰仗你们了!当初建县城,你们裴家捐献了那么多地皮,你们现在少地失地了,你们的就业问题当然县衙本该考虑,怎么会让你们下岗失业呢?再说,这轿我还是要坐的,只不过坐得少一些而已。既使退一万步说,就是本县长期不坐轿,你们所有人的机构编制照常不变,你们的薪饷待遇一律不变!

姜知县几句话掷地有声,让裴轿头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。但他还是有点将信将疑的走了,不知这新任知县是不是会朝令夕改?这知县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呢?


到了月底,账房通知轿夫们去领工资,原工资、津贴、福利、奖金分文不少,居然还有下乡补助呢!

轿头和轿夫们这下彻底放心了。前几天还心里不踏实,偶尔发发牢骚,现在对姜知县真是感恩戴德了。开始几个月他们倒还心安理得的,可这种光拿钱屁事都不干的日子,他们反倒觉得不过意了。“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,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找个机会让姜知县坐坐我们的轿子哟!”轿头轿夫们异口同声。

为了报答姜知县的“知遇之恩”,裴仁他们还买来上好的布料、木料,精心制作了一顶崭新的轿子,特别把轿椅制做得宽宽的,软软的,专等着姜知县来乘坐。他们早也盼,晚也盼,只盼着姜知县能坐一回他们的轿。

忽一日,这姜知县居然微服来到裴轿头家里。裴轿头顿时受宠若惊,忙命全家人跪拜迎接。姜知县慌忙扶起裴轿头和他的家人,动情地说:裴师傅,你别这样哟!

裴轿头感激涕零,忙施礼道:“老爷如此恩典,小的们没齿难忘,这也让小的们始料未及。小的们真心诚意盼望老爷能早日坐坐专门为您制作的新轿子!”

“原来不是有轿子吗,怎么还要制作新的呢?”姜知县不禁问道。

“原来的轿子都被那些当官的坐旧了,坐脏了,别污浊了您的身子,老爷您是新官,您是清官,轿子要坐干净的,要新起新发哟!”裴轿头动情的说道。

“哎哟,一言难尽吧!不说这些了。本县今天就是来请你们弟兄们帮忙出一趟差,不知是否得空?”姜知县很是不过意的说道。

裴轿头忙抱拳拱手道:“老爷您这么说就见外了,别说什么有空没空,小的们本就是您的坐骑,随叫随到的,小的们老早就期盼着给您效犬马之劳呢,老爷现在就出发吗,请老爷上轿!”

姜知县这才道出实情:今天劳驾诸位到澧州城一趟去接我家老爷子呢!我还是骑马随你们吧。

原来,这姜知县原籍本是安徽安庆府。他的老父想看看远在千里之外做官的儿子。于是顺路搭上了一个安庆商人的商船逆长江而上,到城陵矶转道进入洞庭湖,不一日到了澧州。本来,澧州到安福县城还可由道水河通行小型木船的。但恰好这一年是夏秋连旱,江河水位陡跌,道水河有好几出河道几乎干枯见底了,大小船舶都无法通行。于是,这姜老太爷就只好托人捎信,叫儿子到澧州来接。

好在安福县到澧州城,旱路也不过四十里,一行人不到两个时辰就赶到了澧州城。

姜老太爷年近古稀,一见到他那弯弓的脊背和迈动的脚步,裴轿头马上知道了这姜老太爷是干什么职业的。也稍稍明白了姜知县总不愿坐轿子的原因了。老爷子原来和自己竟然是同行呢!

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裴轿头顿生一种特别的亲近之感。连忙双膝跪地,向姜老太爷施礼道:感谢姜老太爷培养出了这样一个好儿子,这是我安福百姓的福气呢!小的们代表安福百姓感谢您,请受小的们一拜!

你还别说,这裴轿头一眼还就真的看出了姜老太爷的“破绽”来了。原来,姜家也是世世代代在家乡安庆府怀德县当“官抬”。有一次,知县半开玩笑地问当“官抬”的姜老太爷:你们本是抬官的,却怎么反而叫“官抬”?姜老太爷亦戏言道:我们世代抬官,也总是想着让当官的抬俺一回嘛!知县立时仰天大笑道:若是美梦想成真,除非你们姜家出官人!知县话中的潜台词是:你一个世世代代抬轿的,能有这轿子长期抬就谢天谢地了,居然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异想天开,想让别人抬你了,居然还要官来抬!这姜老太爷生来性子硬,有骨气,他把全副心血和全部希望都寄托到儿子身上,自己受尽苦难屈辱,吃糠咽菜,也要培养儿子发奋读书,出人头地,甩掉这扛了姜家几代人的轿杠。现在儿子果然出息了,姜老太爷也该扬眉吐气了,也该可以兑现当初的诺言了。姜老太爷到澧州下船登岸后,本可以径直步行来到安福县的,但他就偏偏不走了,高低要儿子到澧州城来接,其实说穿了也是想趁此机会抖抖“风水轮流转”的荣耀与威风吧。

姜知县深情地望了望老父亲,走过去,扶着父亲慢慢上了轿,再走过来,接过裴轿头手中的轿杠,将身子往下一蹲,庄重地将轿杠搁上肩头,嘴里大喝一声:“起轿喏——”


37.3K
友情链接: 华声在线 新京报 光明网 百度新闻搜索 国际在线 央广网 中国新闻网 参考消息 人民网 新华网 凤凰网 网 易 腾讯网 搜狐网 新浪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