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临澧新闻网!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 临澧新闻网 > 临澧文化 > 文化沙龙 > 内容阅读

我的家乡--临澧

2017-06-28 来源:  作者:

我的家乡--临澧

敢为人先

 

安福蒋家是临澧历史上的豪门望族,自清代中叶以来,名满江南,传响四方,影响澧州历史达两个世纪之久。极盛时期,族中拥有官品头衔者达200多人;田产60万亩,“出连阡陌”,遍布安福、石门、慈利、桃源、常德、澧县、安乡等数县;当铺、钱庄、商号不计其数,遍布全国,当时蒋家的人进京,可以不住驿馆客舍,而由自家的金号、银号、典当铺接待;家中金玉古玩更是车载斗量;蒋家豪宅、花园、祠堂、戏台等建筑极尽奢华、壮观、秀丽,在曾任湖南省财政厅主任科长的刘毓吾的《蒋家花园回顾》一文中有生动描述:蒋家花园“广厦千间,水绕四门;堰水贯于中部,浮桥过于两端;亭台楼阁,布满园内;画舟小艇,漂荡池中;四季花卉,件件俱全;百色果实,历历可数。麒麟狮象之肖像,虎豹豺狼之写真。大有登东山而小临澧、临池沼以昭日月之慨。其布置之雅观,真不亚于北京紫苑;而风景之宜人,且远过长沙朱园”。少年时代生活在临澧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林伯渠也说:“连《红楼梦》里的房屋也没有那么华丽”。因而安福蒋家在当时号称为全国最大的“三个半财主”之中的半个财主。


    对这些,澧水流域的不少人耳熟能详,但对于这个家族历史上的善人善举却知之不多。在此,本人略作考辑,以期让大家有一个较全面的了解,以彰显和传承积善行德这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。我们不能否认,在几百年的蒋家兴衰史中,不乏为官不仁、为富不仁之辈。但据文献记载,家族中乐善好施、扶危济困的善人善行也不胜枚举。他们积善行德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


    一、为民请命,减轻乡民负担。蒋锡瑞(1823~1880年)是丁玲曾祖父,他办理澧州城防、兼慈永防卫之时,深感全县乡民每年输饷达60万金,不堪重负,遂具状上奏,乞准核减,并立碑为例,安福县人民负担得以减轻,士民感戴不已。
    二、悬壶济世,解除邑人病痛。在清代蒋官一氏族中,一直承袭着儒医的传统,其医学知识在家族中的传承,主要是长辈口耳相授和自学中医典籍两种方式,但不以行医为务,也不开诊所,只有在人急难时,才把脉开处方,收费低廉,多免费帮忙。他们中许多人医术精湛,医德高尚。如人们评价蒋世恩的高祖父蒋文萱时说“究歧黄之书,以医活世不索谢。”赞扬蒋光淏(1836~1899年)为“医国之回春手。”清光绪年间的蒋光映“晚年精歧黄,经其诊视者无不立见成效。”曾任国民党临澧县党部书记长、为临澧和平解放作出过贡献的蒋蒸初(1901~1977年),自学中医,在乡间施医送药,不取分文,被誉为临澧有名的清官和善人,至今远近有口皆碑。


    三、捐资助教,大倡乡风文明。拥资百万,有“荆南巨室”之称的蒋明试(1794~1860年),处富贵而不吝啬,和其子道溪昆仲,有感于宋玉在数千年荆棘之乡的澧阳郡开设私塾,弦歌讲学,首开乡风文明,又赋诗作文,对楚文化作出了杰出贡献和其悲惨遭遇,历经8年,偿遍千辛万苦,终于完成了修葺宋玉墓、宋玉庙、九辩书院等诸多名胜古迹的善举。自此,本地崇尚风雅,尊师好学之风一脉相承,久传不衰。特别是书院既成,“桃李浓郁”;“子夜诵读,声与松风水韵杂遝于黑山道水之间”;日间讲谈,追慕先贤。小小书院“一时名声鹊起,直追紫阳、白麓、岳麓等名区学府”,给后世留下了深远影响。
    不仅如此,蒋明试还为重修学宫、考棚、奎星楼等,捐赠数百金;为增建东乡义学、育婴堂,割膏腴之田百余亩,并每年供给所需经费。据历史考证,蒋明试父子当时的身份分别只是候选道和候补道员的虚职,在清末是不领皇家薪俸的,更谈不上动用国库了。他们这种慷自己之慨,力倡乡风文明的行为,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敬仰。
    据时任县教谕尹袭澍撰写的《蒋公桂亭宾兴碑记》记载,为振兴学校,培植人才,蒋明章(1802-1867)首捐宾兴田二百亩,甚至临终时还遗命其子加捐一百亩。明章次子蒋锡瑞,热心为寒门士人资助参加乡试的路费,使之不因远隔重湖、路途遥远而放弃考试,不少人因此而改变了一生的命运。


    四、救灾济困,帮助饥民闯难关。在封建时代,农业生产力水平低下,抗灾救灾能力很弱,每遇灾荒之年,平时少有积蓄的贫民就很难闯关活命。在此危难之时,蒋家也涌现出了扶贫济困的典范。据史载:辛丑(1841)年、乙酉(1849)年两次大旱,蒋明晋“先后从邻县购谷万担,减价三分之一出售”,还“施粥赈饥十几天”。每遇灾年,“蒋明章即平价出售粮食,向乞讨流民施粥赈饥”。蒋征宪也从县外购谷,平价出售以济饥民,受到邻里老少敬重。他们的所作所为,与那些趁灾荒之年囤积居奇,轰抬粮价,大敛不义之财的人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
    五、架桥修路置义渡,方便乡里乡亲。在中国现存古桥中,历史最久,规模最大,工艺最精,桥体最固的首推横跨道水的佘市桥。该桥最早建于宋宝庆元年(1225年),后历朝历代屡毁屡兴。至清同治元年(1862),“又圮于水。同知蒋明章捐巨款,其子蒋锡瑞督工重建。”这不仅大大方便了人们的出行,更为这一古桥的续存于世做出了巨大贡献。1964年,临澧县人民政府将桥南端延长20米,改建成钢筋水泥路石的公路桥。死后荣赐“荣禄大夫”从一品头衔的巨富蒋光业,为安福县捐修的道路、桥梁,捐助的义渡等不胜枚举,其子蒋明试等也曾修桥补路,多有义举。蒋光业在常德民间名声最噪,除了他及后人比其他支脉更发财更显贵外,大概与他多行善举不无关系。


    虽然“千里搭长棚,没有不散的筵席”,随着中国农村革命运动的兴起和近代革命进程的推进,民国中期,蒋家已是“宗族叹式微”了。到20世纪50年代初,随着临澧土地改革运动的全面铺开,显赫了两百多年的蒋家,终于落下它最后的帷幕。但“美德自与天地在”,蒋氏家族历史上的善人善举,将永载史册,在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,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推崇。


37.3K
友情链接: 华声在线 新京报 光明网 百度新闻搜索 国际在线 央广网 中国新闻网 参考消息 人民网 新华网 凤凰网 网 易 腾讯网 搜狐网 新浪网